大学生辍学后被要求喝体液…每天提供“服务”!起因竟是……

x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
  随着科技的发展,网上大量信息冲击着我们的生活,这些信息不仅传播速度快、涉及范围广,还真假难辨。要警惕的是,许多有害精神组织、异端教派甚至邪教,也在借助社交网络散布他们精心包装的歪理邪说,企图利用人们渴望被认同、想要找到志同道合朋友的心理,拉人头发展组织。

  前不久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就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,美国一名年轻人误入社交媒体上的有害精神组织,在组织者的影响下,他辍学、被赶出家门,甚至不得不以乞讨为生。


  ▲中间男子为马修 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2017年秋天,马修 (Matthew)年满18岁,作为一名音乐系的新生,他对自己的音乐充满信心。自从上高中以后,他就一直在学习和制作电子音乐。而现在,他唯一烦恼的是如何向大家推销自己的作品。

  经过精心准备,马修终于推出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张单曲,但反响却不尽如人意。

  不过,有一则评论吸引了他的注意。这条评论大加赞扬了马修的音乐天分,并且认为他很有前途。就在同一时间,另一个网友也赞同了这条评论的观点,还为马修如何包装歌曲提供了一些建议。

  渐渐地,马修和这两个网友熟悉起来。他们一个叫梅隆,一个叫卡尔森,生活中是一对夫妇。卡尔森自称是90年代的摇滚先驱,时常指点马修的创作,并邀请马修在大一的暑假来自己家里看看,到时三个人可以一起讨论音乐。马修同意了。


  ▲左边为梅隆,右边为卡尔森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放暑假后,马修踏入了卡尔森位于湖畔大道豪华的顶层公寓。他当时没有感到任何异样,事后他才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:这个屋子的家具非常少,仅有的几件也非常新,就好像没人在这里生活过一样。

  当时的马修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,卡尔森夫妇说要帮助他完成音乐梦想,实现一种完全不同的音乐理念,他们邀请马修加入一个名为“Tumple” (音译为“塔博”)的网上小组 (类似微信群),里面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。

  这个所谓的小组声称自己有自己的语言,叫做“Unglish” (与单词‘English英语’只差一个字母),并且成员们只能使用这种语言。


  ▲马修和卡尔森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小组声称,汇聚在这里的人都提倡娱乐精神、拥有梦想,他们不仅可以在网上通过这个小组找到伙伴,还可以在这里学习一种精神课程,每个月只需支付1000美金,就可以学习到如何利用互联网赚钱。

  为了吸引成员加入,卡尔森还经常搜索一些漂亮女性的照片发到网上,声称这些女孩子都是小组成员。

  通过像贴小广告一般的在网上发布信息,“塔博”成功吸引了50多位成员。卡尔森挑选了一些对小组最为热衷的年轻人,开始策划线下活动。


  ▲穿白色衣服的卡尔森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不过,卡尔森要求参加聚会的小组成员必须遵守规定,例如:不能喝酒、不能吸毒、不能喷香水、只能穿白色的衣服。

  作为“塔博小组”的核心成员,马修在卡尔森的建议下,开始阅读一本号称“很有帮助的书”,名为《青少年解放手册:如何退出学校并获得真正的生活和教育》。这本书劝说年轻人放弃传统教育,进入社会感受生活。马修采纳了这本书的建议,一次次翘课,参加小组活动,和女朋友的关系也变得紧张,直到后来他基本不去学校,直接被退学。


  ▲卡尔森夫妇赠送给马修的行李袋和钱包

  变成无业游民的马修已经许久没有进行音乐创作了,他也没有丝毫收入,卡尔森劝说马修跟父母要钱,马修同意了,他让父母把大学的学费打给自己,这样他就可以跟随“精神导师”卡尔森一起进行非正统学习。没想到适得其反,马修的父母得知儿子加入了这种组织,当即暂停了马修的生活费,并且把他接回了家。


  ▲被迫进行清洁工作的小组成员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回到家中的马修并没有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而是在线上进行“塔博小组”的运营工作。

  卡尔森和妻子梅隆相信“塔博小组”有大量潜在的成员。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各种话题,有时还进行直播。在直播中,他们至少收到了数千美元的打赏。

  卡尔森借机推出了积分制,不同的积分对应不同的层级,层级越高,看到的 “精神书籍”也就越深奥,访问权限也越高,最高的层级是7级。

  然而实际上,成员们处于什么层级都是卡尔森说了算,除了他自己,剩下所有人都是3级,花多少钱能晋升,怎样能晋升,也都是卡尔森即兴想出来的。


  ▲卡尔森夫妇和其他小组成员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沉迷于“塔博小组”运营的马修,被忍无可忍的父母赶出了家门。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卡尔森和梅隆。此时,卡尔森告诉他,“塔博”已经变了,他们其实是外星战舰的代表,正在代表外星人招募士兵,他们以后应该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

  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,卡尔森自称为将军,而梅隆则号称是星际联邦的沟通者。她开始随身携带一个小摆锤,自称可以通过这个小摆锤来了解任何情况和真相。

  马修是仅有的两名“士兵”中的一个,按照卡尔森的要求,他应该每个月上交480美金的会费,并且每天为组织提供服务。作为回报,组内每个月会给他下发积分。按照卡尔森所说,“这些积分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。”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要练习卡尔森开创的“精神训练”,其中一项,是收集男性精液。收集之后,成员们要把它放在杯子里,与女性的精血混合,成为“炼金术士之石”,马修和几个成员,被迫喝下了这种液体。


  ▲卡尔森正在为马修理发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士兵人数上涨到5人,卡尔森和成员们的生活也愈发拮据,只能住在汽车旅馆。卡尔森给了他们新的任务:每天必须上交90美元。


  ▲汽车旅馆前的马修。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这些人都没有固定的工作,想赚钱只能选择重体力活或者乞讨,一天往往只能收入十几美金。

  于是,卡尔森和梅隆想出了新的办法。梅隆开始声称自己拥有所有人类的灵魂,每个人都可以“回购”自己的灵魂。马修的任务,是在网上发布信息,告诉他们,现在可以买自己的灵魂了。


  ▲电脑前制作视频的马修。来源:onezero

  长时间的心理压力和强大的工作量终于让马修不堪重负,他拨打了救助热线,并且决心退出这个组织。几周后,马修回到了父母家。

  2019年初,马修开始接受退出这个有害精神组织的心理康复治疗,每个月他还要参加受害者小组会议。不断的体力劳动、不断的筹款招募新人、领导者都号称具有超能力……当回看自己的故事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。


  ▲回到父母家中的马修 来源:《每日邮报》

  正如英国社会心理学家亚历山大·斯坦所言,人类对于社群有天生的需求,随着我们在网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,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不怀好意的人。借助社交平台,社群的形成变得愈发容易,与成员的交流和保持联系也变得如此简单。因此,在互联网上,选择加入什么样的社群,与什么样的人建立联系,都需要我们提高警惕。

  End

 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『中国反邪教』作者 若文,原文有删减

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跟贴 跟贴 3 参与 26
推荐
资讯
财经
科技
娱乐
游戏
搞笑
汽车
历史
生活
更多
二次元
军事
教育
健身
健康
家居
故事
房产
宠物
旅游
时尚
美食
育儿
情感
人文
数码
三农
艺术
职场
体育
星座
© 1997-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| 公司简介 | 联系方法 | 招聘信息 | 客户服务 | 隐私政策 | 广告服务 |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| 不良信息举报

安徽反邪教

防邪识邪,弘扬社会正能量。

头像

安徽反邪教

防邪识邪,弘扬社会正能量。

4072

篇文章

5866

人关注

列表加载中...
请登录后再关注
x

用户登录

网易通行证/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:
忘记密码